《重庆日报》城建版整版报道招商交科院

在招商交科院承建的千厮门嘉陵江大桥通车之际,《重庆日报》4月30日在城建版对交科院承建的BT项目——两江大桥进行了报道,并对交科院跨越式发展予以了重点介绍。全文如下:

招商交科院 改革创新谱写跨越发展新华章 

 

2015430

 

大佛寺长江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朝天门长江大桥……在被誉为“中国桥都”的重庆,7座跨江大桥抒写着招商交科院的辉煌,这并不是全部。从1965年内迁重庆,到2000年转制成企再到今天的战略转型,招商交科院经历了体制、产业和地域三方面的跨越,迈向了一条在发展中跨越、在跨越中腾飞的康庄大道。

 

跨越·体制

从科研院所向科技企业华丽转身

 

南山脚下的五公里,前有拔地冲天的高楼,后有古色古香的建筑,这便是招商交科院的总部。旧建筑与新高楼衬托出的是招商交科院50年的跨越发展和沧桑巨变。

招商交科院的前身是1965年从交通部内迁至重庆的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重庆分院。

时代的巨变,往往会演绎传奇。在深化改革的浪潮中,重庆分院演绎了一出转制发展的传奇——

1984年,率先废除行政事业拨款,实行了课题合同制的科技体制改革;

1994年,试点推行了“稳住一头、放开一片”,加强科研与经济紧密结合的科技体制改革;

2000年,摘掉事业单位的“帽子”,成建制转企进入中央国有骨干企业招商局集团,开展了企业化体制改革。

招商交科院于2008年完成公司化改制,成为国有全资有限公司,并先后被认定为“首批国家创新型企业”和“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是行业公认的“国家交通科技创新和成果产业化基地”。

一次比一次更深刻,华丽转身的背后既是挑战,又是机遇。招商交科院成功应对挑战,准确抓住机遇,不断开启新的征程。如今,招商交科院正在深入实施战略转型,全面启动第四次改革。

 

跨越·产业

从多产业到实现“三个重心大转移”

 

“积极探路新常态下的交通科技产业集团发展的新路径,这就是我们的定位,也是我们第四次改革的关键。”招商交科院董事长、党委书记方波平介绍了招商交科院在新常态下的新举措。

面对已经迈入“后交通”、“新型城镇化”和“互联网+”时代新特征,招商交科院确立改革攻克难点、创新驱动发展的总体战略,开展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三个创新”活动,向建成“技术领先、效益突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交通科技产业集团目标奋进。

自信来自于能力。招商交科院已基本完成“国家级交通科技创新基地”的建设任务,相继建成国家级、省部级等各类研究开发平台15个,覆盖了道路、桥梁、隧道等交通各主要专业领域,构成了满足公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各专业技术创新需求的科技创新平台体系。

同时,以科技创新为源头,招商交科院培育形成了咨询、工程、产品、信息四大产业和10种业务类型,持有各级各类从业资质近60项,还投资组建了一批饮誉行业的标杆企业。“除了自立,还要擅于借力。”方波平谈到产业发展时说,“我们有招商局集团‘产融结合’的独特优势,关键就是要学会以‘产’引‘融’、以‘融’助‘产’,这样就能加快促成我们提出的发展模式——产学研融结合。”能够承担重庆两江大桥BT项目正是得益于此,当然,不只于此。招商交科院正广泛探索总承包、BTPPP等依托产融结合的商业模式,加快产业的结构调整和重新布局。

科技支撑产业,产业反哺科技。招商交科院正在积极实现“由公路建设为主向建设与管养并重转移,由交通行业为主向交通与市政并重转移,由土木工程为主向土木与信息并重转移”的“三个重心大转移”。

 

跨越·地域

开启从中国走向世界的新征程

 

从东部沿海的福建厦漳跨海大桥到雪域高原的西藏墨脱公路,从陕西的秦岭终南山隧道到广东的广乐高速公路,50年来招商交科院的足迹早已踏遍祖国的万水千山。怀揣“畅通山河”的梦想,招商交科院不仅在国内市场纵横捭阖,也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

“近年来,我们做过一些海外业务的尝试,积累了一些经验,也获得外方的好评。目前,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对我们而言意味着新的突破。”方波平自信地说。目前,招商交科院正积极跟进亚洲和非洲的10余项海外项目。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今天的招商交科院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本版 /张扬 潘锋 张长荣 图/招商交科院

 

 

两江大桥 双子天梭串起三大中央商务区  

 

重庆两江大桥全景

 

429日清晨630分,家住江北城的王素清阿姨给妹妹王素梅打完电话后走出家门,几分钟就跨上了千厮门嘉陵江大桥。接到电话的素梅阿姨很快拾掇完家务也走出家门,跨上了东水门长江大桥。

“这在以前,要坐两路公交车,还要走很长的路,没得半天时间见不到面。虽然同在主城,我们也是一个月才见一次面。”30分钟后,相向而行的两姐妹相聚在洪崖洞,开心地观赏两江美景,闲谈着家长里短。

一南一北两座桥,牵动着两姐妹的心。从429日以后,两姐妹步行牵手唠嗑的生活片段,重庆市民会天天演绎。这得益于招商交科院多年的艰辛和努力——“重庆东水门长江大桥”和“重庆千厮门嘉陵江大桥”(合称为“两江大桥”)分别于2014331日和2015429日建成通车。“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由三把天梭串起的畅通传奇正在重庆现实演绎。

 

卧波长虹

串起两江三地四岸

 

“长虹卧波”。数千年来,“桥”一直被文人墨客誉为“彩虹”。既有曹植“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的美誉,也有杜牧“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的感慨。

今天,位于都市功能核心区,连接起“解放碑—江北嘴—弹子石”三大CBD中央商务区的重庆两江大桥,犹如两条彩虹,横跨长江、嘉陵江,气势恢宏:东水门长江大桥南起南岸区涂山路,飞跃长江天堑,掠过湖广会馆,上层桥面公路交通连接渝中区陕西路打铜街;下层桥面的轨道交通进入渝中连接隧道经过其姊妹桥——千厮门嘉陵江大桥,朝江北方向飞奔而去。

两江劲浪,朝天涛涌;长虹卧波,三地畅通。

解放碑是老重庆的底片、新重庆的客厅,承载了很多重庆人的记忆,也是时尚的前沿;江北嘴原来叫江北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老城,如今,这里已是新的文化地标和“长江上游金融中心”,正集聚着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弹子石作为重庆开埠最早的地区之一,如今正涅槃重生,焕发出新的活力。

我市重点打造的“解放碑—江北嘴—弹子石”三大CBD中央商务区,正着力建设总部经济和要素交易集聚区,发展金融保险、高端服务、精品商贸、中介咨询、文化创意等现代服务业。

“大桥似虹,串起三大中央商务区;拉索如弦,正奏响美妙的华彩乐章。”两江大桥不但串起“解放碑—江北嘴—弹子石”三大CBD中央商务区,让10平方公里的“金三角”成为294平方公里的都市功能核心区中最为耀眼的珍珠和最强劲的引擎,还串起了三大CBD中央商务区悠久的历史与传承。

 

擎天金梭

创下六项世界纪录

 

梭,作为纺织的重要工具,两头尖,中间粗。渝中半岛两侧,犹如3座天梭状般的桥塔牵引着两座跨江大桥从天而降,串起了重庆三大CBD中央商务区全新的发展机遇和历程。

“两江大桥工程,连通两江三区四岸,是一个庞大的公轨两用、桥隧一体的城市道路交通系统,主要由东水门长江大桥、渝中连接隧道、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三大部分组成,主线长3453米。考虑到该桥需要适应两江三地四岸的特殊地貌,且需适应重庆市最重要的城市风貌区,经过仔细研究、调研、论证,我们最终选定了‘天梭方案’。”作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2014年度重庆十大经济人物获得者,招商交科院院长韩道均为大桥的设计方案颇感自豪,“梭能引线,用以纺织,我们从这一实用事实发散思考,设计出‘天梭’,牵引的是索缆,纺就的是发展。”

远远看去,东水门长江大桥和千厮门嘉陵江大桥如同孪生兄弟,均为单索面公轨两用部分斜拉梁桥,上层双向四车道公路交通,下层双向轨道交通,桥面总宽24米。其中东水门大桥为双塔,主跨445米;千厮门大桥为单塔,主跨312米;渝中连接隧道为双洞四车道,全长约720米。

“同类桥型跨径世界第一;索梁锚固形式为世界首创;索塔锚吨位世界第一;拉索为139根平行钢绞线,拉索吨位创世界之最;主塔采用空间曲面构造形式,外轮廓为天梭造型,具有独创景观效果;主桥塔下大吨位支座采用牛腿支撑方式创世界之最。”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双子桥,两江大桥集技术与美感之大成,创下了6项世界纪录,不仅适应了两江三地四岸、周边高层建筑较多的特殊地貌,满足了繁忙的通航条件,更是让桥梁融入到美丽的城市环境中,成为我市标志性重大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双子桥惠泽重庆,天梭塔影响世界。以其桥梁数量之众、形式之多、结构之复杂而享有“中国桥都”美誉的重庆又增添了一处实用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桥梁景观。“作为中央在渝单位,我们愿继续为重庆桥梁建设书写新篇章,描绘新图景!”韩道均说。

 

《重庆日报》数字报2015年4月30日城建版链接,请点击 http://cqrbepaper.cqnews.net/cqrb/html/2015-04/30/node_134.htm

关闭